臺南市政府文化局出版品資訊網 -- 故鄉是一首悲歌
正在加載......


售價 : $200
 故鄉是一首悲歌
 
  作者:陳艷秋
  出版:台南縣立文化中心
  出版日期:民國83年5月
  ISBN:957-00-3595-1
  GPN:030749830081
  語言:繁體中文
  規格:平裝/20.6*14.5cm/269頁
  定價:NT$200元 
 
 
 
 
 
 
|作者簡介|

 
陳艷秋
 
生於文風鼎盛的塩分地帶佳里鎮。
作品中時常流露出對現代女性愛恨情愁的悲憫,企圖從男女關係諸多情結的探討中,為台灣女性找到新的定位標準。
作品曾獲省新聞處小說獎、文建會小說獎、散文獎。寫作不遺餘力,篇篇皆見悲憫人世的大度胸懷。
著有「粉紅合歡」「出鄉關」「青春傷痕」「渡情關」「來生再相愛」等十餘冊。
 
 
|目錄|

 
002  縣長序
004  主任序
008  自序
012  故鄉是一首悲歌
038  滿天星辰
074  漂泊人生浪漫夢
126  醫生兒子
156  自殺事件
176  春日桃花
206  烏脚病醫生和他的病人
238  最後的政見台
 
 
|書序|

 
縣長序
 
陳唐山

        文藝發抒於情感深處,潺潺的訴說生命的悲歡離合;鄉土文學根植於廣大的泥土上,一代一代傳述著祖先的追尋和艱困;唐山負笈旅居美國三十寒暑,除了理想的追求外,在在不能忘懷的就是故鄉的人、故鄉的土和故鄉的文學、藝術,因為那是我的另一個目標:讓故鄉的新生命在文藝的滋潤下重新發芽。
        有幸,唐山有機會能和故鄉的人一起打拼、奮鬥,希望除了硬體建設外,能更重視文化建設。

        本縣開發甚早,明末清初即有移民在貧瘠的土地上努力開墾,人口日滋後也孕育出不少各方面的人才,雖然人貧地,但艱困的環境也激起了先輩們向前拼的心志,因此,政治、經濟、文藝的人才輩出,不勝枚舉,在各個的領域上佔有很重要的地位,這雖是本縣地靈人傑,但不打拼焉能有所成?

        這幾年來,大環境的變遷甚巨,在享有經濟上豐碩的果實後,政治的改革、教育文化的重視、鄉土文藝的倡導,每每都激起一股浪濤、湧起一片風雲,本縣也不例外,在歷屆縣長的主政大力倡導下,本縣各項文化活動在社會有心人士的支持、藝文界創作者的投入和民眾的側身參與下,諸如音樂、美術、舞蹈、文學各方面都已呈現多元化、長遠性的規劃和發展,提昇縣民的精神和文化品味。

        唐山以為,做比說重要。本縣藝文活動頻繁,寫作素材取之不竭,如何使作家有更大發揮的空間,才是主事者必須努力的目標。

        為使縣籍作家能做更大的努力,本縣設有「南瀛文學獎」及「南瀛文學新人獎」,直接的對作家們做一種肯定,並從去年開始獎助縣籍作家出版作品集,今年文化中心甄選李滄浪、林仙龍、陳艷秋三位作家的優良作品,出版成套,藉以推展文藝並饗縣民,企盼爾後,延綿不斷的文藝創作者能踩礫成路,拓展出一條文學的大道。  
 
 
  
主任序

葉佳雄
 
        好的文學作品,會讓人喜愛與品味,浸淫其中,感動與崇拜。也因為如此,從事文學創作的朋友,旦旦筆耕,過程雖辛苦,却樂在其中,希冀有朝一日能擁有一塊園地,去抒發自己所見、所聞,親身體驗的人、事、物,受到文壇的青睞,讀者的肯定,這是作家莫大的鼓舞。
        事實上,今日的台灣社會,如果能從生活周遭去體察形形色色的社會現象,未嘗不是文學創作者,豐富的寫作好素材,問題是,許多有才華的作家,却因為缺乏創作的空間及應有的關懷,讓他們潛能無法充分發揮,全心投入寫作,實值我們深思。
        難得的是,近幾年來,政府與民間已開始重視這個問題,如設置各類文學獎項鼓勵創作,辦理各項文藝研習營、研討會、建立各縣市作家資料檔案、贊助作家出版作品集......等,使有志於文學創作的朋友,得到應有的尊重,也使各地文學風氣,大有提昇,是為可喜現象。
        本縣這幾年來,為積極鼓勵縣籍文學作家之創作,三年前完成了四十多位縣籍作家資料檔案,暨蒐編近百萬字的「南瀛文學選」專輯,八十二年起,又設置「南瀛文學獎」,藉以獎掖從事文學創作有貢獻及優秀作家,這是我們催化文學風氣,所作的努力。 
        此次,我們配合行政院文化建設委員會、台灣省政府教育廳辦理贊助作家個人出版作品集,我們以公開甄選方式,經聘請學者專家審慎評定,繼去年的三件優秀作品:周梅春女士的寫實性小說─「黃昏的追逐」,陳益裕先生充滿人道主義和環保意識的作品─「好鳥枝頭亦朋友」,馬秀鷹女士溫馨感人的有情世界─「步伐」,今年再度選出優秀作品三件,分別是陳艷秋女士帶有濃厚鄉土味的小說─「故鄉是一首悲歌」,林仙龍先生以鄉土情懷和海洋為題材的新詩─「夢的刻度」,李滄浪先生充滿童趣、童言的兒童詩─「微笑的小湖」,細讀、品味之餘,當可一窺縣籍作家文學素養之一斑,今後,我們將陸續出書,並擴大徵選對象,讓我們一起來涵泳在文學的天地裡。
 
 
 
真實人生─「故鄉是一首悲歌」序
 
陳艷秋

        在許多的小說、故事當中,對於名劇作家易卜生一部叫「國民公敵」的戲,我有一份特別的偏愛。
        這本戲的主角斯鐸曼醫生發現當地的水可以造衛生浴池,當地人覺得有利可圖,集資造了幾處衛生浴池,四方的人聞名紛紛前來養病、避暑,造成當地的發達興旺。斯鐸曼被聘任為浴池官醫,後來洗浴的人之中忽然發生一種流行病症。
        斯鐸曼醫生仔細研究發現病症是從浴池的水裏引發的。又送水至大學化驗才知浴池水管裝太低,上流污穢物停積在浴池產生一種傳染病的微生物,有害公眾衛生。醫生有了科學証據,便做了一篇切實報告書,請浴池董事會將水管重新改造以確保衛生。
        改造浴池要花錢又要停業兩年,生意勢必大受影響損失,因此當地人全體死力反對斯鐸曼醫生的提議。他們寧可讓那些避暑養病的人受毒病死,却不情願受這種金錢損失,所以他們用大多數的專制權威壓制這位說老實話的醬生,不許他開口。
        斯鐸曼醫生做了報告,當地報館不肯登載,他要自己印刷,印刷局也不肯替他印,他要開會演說,全城的人都不借場地給他。後來他終於找到一個會場,開了一個公民會議,會場上的人不但不聽他的老實話,還把他趕下台,由全體一致表決,宣告斯鐸曼醫生從此是國民的公敵。他逃出會場,衣褲被撕破,眾人趕到他家用石塊擲他。把門窗打碎。第二天當地政府革了他的官醫職位。當地商民發傳單不許人請他看病,他的房東不再租房子給他,要他搬走,他女兒在學堂教書也被校長辭退了。
        這就是所謂「特立獨行」的下場,這就是大多數懲罰少數「搗亂分子」的手段。
        最初看這故事的心境是遺憾、悵然、難過,後來是滿腹激動、憤怒,再後來變得坦然接受作者對書中人物的安排。
        我時常拿「國民公敵」故事中斯鐸曼醫生他的堅持來解釋,不能被社會大多數群眾接受的某些人的某些事,我不確定他們能了解多少。
        有時候我也會對自己的某些原則懷疑,堅持它是否正確?我發現自己變得愈來愈不開朗、不灑脫、易自責。
        過去我是十分執着於自己的決定,一定固執戰鬥到底,堅持自己的想法、看法、做法,事實上我從不認為有什麼不對,就像一開始我所堅持的寫作生活,雖是煎熬的也要戰到一兵一卒,但我好快樂、自在、充實。
        最近我從事另一種工作,担任民意代表的秘書工作,工作環境不適合也無法寫作,而我又必須將自我意識退居其次,做人要八面玲瓏,做事要圓滿得體。一般人認為我還「稱職」,但是我很明白自己依然是很執着某些觀念,所以即使算「稱職」也很勉強,因為我還是常常為某事據理力爭,還是會生氣的指責某人的不是之處,尤其是當我認為我絕對是正確時,我是絕不肯妥協。
        「故鄉是一首悲歌」「滿天星辰」這兩篇小說,是一年以前最後的創作,我不能預測再過多久我才能再重拾起筆來寫小說,收集在這本小說的每一篇各有不同的主題,最早的一篇是1984年的作品,這期間歷經近十年歲月,也記錄了我的小說風貌變動過程,唯一不改變的是小說中的人物,都可以從現實人生中去找出來,這就是我十五年創作生涯中唯一堅持不改變的─所寫的是真實的人生,不是虛無的生命。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