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南市政府文化局出版品資訊網 -- 南瀛平埔誌
正在加載......


售價 : $500
 南瀛平埔誌
 
  作者:劉還月
  出版:台南縣立文化中心
  出版日期:民國83年4月
  ISBN:957-00-3358-4
  GPN:030749830031
  語言:繁體中文
  規格:平裝/20.9*14.5cm/293頁
  定價:NT$500元
 
 
 
 
 
 
|內容簡介|


        臺灣的原住民,源自於南島系民族,依文化民俗、社會組織、體質血液、語言特徵以及分布地區的不同,區分為平埔族及高山族兩大類。
        平埔族中, 西拉雅族為人口最多、勢力最大的一族,分布在臺南縣境的也大多為西拉雅族。本書以各章節篇章介紹分布於臺南縣境內平埔族的歷史、現況、傳說與文化。
 
 
|作者簡介|

 
劉還月創作相關年表(節錄)
 
一九五八年    一歲
        二月二十日出生於新竹縣新埔鎮內立坑。
一九六八年    十一歲
        寶石國小五年級,開始向《國語日報》投稿。
一九七五年    十八歲
        參加文壇函校寫作班。
一九七九年    廿二歲
        服役軍中,創作量大減。
一九八一年    廿四歲
        進入廣告公司擔任企劃工作。
一九八三年    廿六歲
        任《自立晚報》副刊美術編輯。
一九八四年    廿七歲
        任《自立晚報》生活版主編。
一九八六年    廿九歲
        調任《自立晚報》小說版主編,並於六月底辭職,全心投入田野調查工作。
一九九○年    卅三歲
        任臺原出版社總編輯,並兼協和藝術文化基金會總幹事。
一九九二年    卅五歲
        定居新店,正式成立「台灣民俗百科田野工作室」。
        主持「台灣原住民風土文化田野調查計畫」案。
一九九三年    卅六歲
        開辦「台原民間學院」,任班主任。續辦「第二屆客家生活文化營」及第四屆「台灣民俗田野文化/工作營」共九個梯
        隊。
        接受屏東縣立文化中心委託,任「屏東縣平埔族群田野調查案」計劃主持人。
        田野研究《南瀛平埔族》交由台南縣立文化中心出版。
        報導文集《台灣傳奇人物誌》獲第十六屆中興文藝獎章。
 
 
|目錄|

 
002  縣長序大地之美天地之情
004  主任序南瀛風情民俗採擷
006  自序認識台灣的每一個母族──《台南縣境的平埔族》
 
第一輯/歷史與現實
 
012  失墜的平埔,流浪的族群──台南縣境平埔族群的歷史與社群分佈
178  平埔傳奇──三百年前台南平原上的原住民
202  平原最初的主人──百年前的平埔族群圖像

第二輯/傳說與文化

214  平埔何處尋舊社
──西拉雅族的歷史與文化初旅
242  嚎海的子民──頭社及東河祭典巡禮
256  巫的傳說──西拉雅族尪姨李仁記的故事
 
278  參考書目
285  作者創作年表
 
 
|書序|

 
縣長序
大地之美.天地之情
 
        本縣是教育大縣,也是文化大縣,編撰與推廣鄉土文化,向來不遺餘力,《南瀛文化研究系列第一期─常民生活專輯》刈香誌、平埔誌、古廟誌、產物誌、人物誌五本專書,係「南瀛文化」首度以系列面貌出現的第一部專輯,也是本縣開拓鄉土文化視野的一個新里程碑。
        教育是百年大計,文化是千秋事業,必須靠有心人貢獻心力、智慧,一點一滴的累積、投入,始見其成效,此次所聘研究者─黃文博、劉還月、凃順從、陳永芳、陳益裕等五位先生,都是關心鄉土文化、踏實的踐履者,其在民俗界或文學界,均各有鑽研領域,渠等能將平日對鄉土之一份情感與熱愛,辛勤探索、研究、蒐集、彙輯成篇,實為本縣文化建設之一大盛事。
        「南瀛文化」雖局限於南瀛一地風物民俗,但綜觀作者態度、論述內容,皆兼顧諸種面向,具有宏觀氣度,可謂廣度、深度齊備,歷史、現代並列,雖言一地之物,却見大地之美,雖云一地之俗,却見天地之情。
        「台灣研究」是目前學術焦點,可謂顯學,本縣率先整理與提倡鄉土文化,重新認識本土、關懷本土,為後代子孫留下精神資產,賡續傳承文化命脈,只要我們持之有恒、大家齊來關心,細水長流,三年五年、八年十年,將會有可觀成績呈現世人面前,為鄉土文化重塑生命,亦為南瀛鄉土文獻留下歷史見證。
 
台南縣縣長  陳唐山
 
 
 
主任序
南瀛風情.民俗採擷
 
        台灣歷史三百餘年,就整個人類文化發展歷程而言,並不算長,台灣面積三萬六千平方公里,對全球來說,亦僅是滄海一粟。然而,這塊平凡的土地上,因曾聚集了漢民族、平埔族、原住民及外來的荷蘭人、西班牙人、日本人……等族群,而顯現其獨特多元的民俗風情,與複雜的樣貌,其所孕育的常民生活文化,更具包容性與豐富性,儘管歲月更迭,仍無損其綿延的生命力。
        台灣,在近一、二十年來,因經濟力的提昇所帶來的社會變遷,已經使一些傳統的習俗文化逐漸式微。台南縣是本省開發最早的縣份,擁有豐富的常民文化。身為台南縣的子民,生於斯、長於斯,有血濃於水的體認,面對即將消失的文化遺產,在感憂心之餘,更有一份深切的關懷,實應致力蒐集、整理、研究,及善加維護……等工作。
        本中心近年來,除積極推動各類藝文展演活動之外,對於保存文化資產,尤不遺餘力,相繼編印了系列的南瀛文化叢書,已經輯刊的有:《南瀛民俗誌》上下卷、《瘟神傳奇》、《傳統布袋戲》專輯、《學甲慈濟宮巡禮》……等,頗獲民眾熱烈廻響。為了延續發揚此一文化慧命,民國八十一年,又委請學養豐富的民俗專家黃文博先生,著手規畫系列的「南瀛常民生活專輯」。首輯以「刈香誌」、「平埔誌」、「古廟誌」、「產物誌」、「人物誌」五個研究專題為主,分別聘請黃文博、劉還月、凃順從、陳益裕、陳永芳五位先生執筆撰寫。
        我們希望民眾能從「平埔誌」,一窺幾近消失的平埔族群,早期在本縣發展情形及對生命禮俗的觀念,進而了解拜壺民族的祭典文化,以及在台灣開拓史上的重要地位;從「古廟誌」、「刈香誌」,體認先民橫越險阻的黑水溝拓殖台灣,所憑藉的心靈力量,並了解其聚落分佈狀況;從「產物誌」中明瞭本縣的農特產與農耕文化;從「人物誌」中認識生活在這塊土地上,那些踏實、勤奮、誠懇地在各自的領域鑽研,或卓然有成,或自得其樂擁有一片天,值得我們敬重的可愛人物。
        茲值專輯順利付梓之日,感謝五位撰稿者的用心筆耕,並向行政院文化建設委員會、台灣省政府教育廳的指導,奇美文化基金會、財團法人台南縣文化基金會的贊助,敬表由衷謝忱。
 
台南縣立文化中心主任  葉佳雄
 
 
 
認識台灣的每一個母族
《南瀛平埔誌》自序

劉還月

        一九八七年秋,我為了進行「台灣歲時小百科」的田野調查工作,憑著吳新榮先生《震瀛採訪錄》中幾段簡單的文字:「今日農曆九月初五,在吉貝耍要依例舉行番祖大祭,聽說要舉行原始的跳舞和歌謠。」,「日據時代的戶籍簿裡,所註的戶口都有『平』族及『熟』族,甚至同一姓內也有『平』『熟』之分,所以他相信『平』『熟』不是同一族。『熟』就是『熟番』,『平』就是『平埔族』,照我們的常識,『平』『熟』何曾不同?假使不同的話,可以想像『平埔族』是由海岸平埔地帶遷來的,而『熟番』是由山內地帶的生蕃歸化來的;又可以想像『平埔族』是西拉雅族,『熟番』是洪雅族(和安雅族)。......」獨自摸索進入東山鄉的東河村,那時候,只是希望了解這個祭典,並接受它為台灣常民文化的一部份。
        探訪東河之前,雖曾參與過大內頭社的夜祭,由於對平埔族沒有認識,只是懷著大多數人──探奇風、看異俗的心情,自然也不會有太深的感動與想法,進入東河之前,也只是單純地想把這個特異的祭典,列入台灣歲時節俗中的一個小小的部份而已。沒想到我的出現,卻引得幾位在現場做田野記錄的研究生緊張,並刻意封殺其他的資訊不讓我知道,無意中得知他們的作為,突然震醒了自己,一連串的問題糾纏著我:「難道學術就是隱藏所知,深怕太多人知道嗎?」「平埔族文化,難道真的已變成少數人的私產?」「平埔族到底有沒有研究的價值?如果有,要怎麼樣定位?」「現代人是不是都應該知道這些民族的歷史與式微衰敗的歷程......?」
        三天三夜的孤獨採訪,讓我首度深思這一連串的問題,加上東河祭典的原始、純樸與悲壯,給了我源自內心的感動與震撼,終而,我決定花更多的時間,關注這個失墜民族的過去與未來。
        做了第一個決定之後,我必須同時決定其他相關的問題,其中最重要的問題莫過於:我到底應該如何定位平埔族的研究?是關起門來探索二、三十年的「學術研究」,還是任何線索、資料,隨時與人民共享的通俗報導?
        我猶豫了很短一段時間,便決定把這個題目交給每一位關心這個課題的朋友們共同承擔與分享。理由很簡單:平埔族曾經是台灣的主人,並在漢人拓台之初,與漢人產生非常重要的互動關係,不僅在於土地權的交替,更包含許多婚姻的關係,埔漢之間也就因為這種種種密切而複雜的關係,弱勢的平埔文化被同化了,人數較少的平埔族血脈,被併入漢人的血脈中,如今雖然表面上平埔族消失了,平埔文化滅絕了,事實上卻只是隱藏在漢人的世界之中而已,既然如此,我們當然有義務和責任,恢復平埔族的原貌,讓這一代的台灣人──不管是在文化上或在血流上,都或多或少和平埔族人無法分捨的台灣人,有機會重新認識自己的母族之一。學院的研究自有其無可替代的價值,然而廢時曠日,所得的結果只是某一專題的探討,一般人民難有機會閱讀,更因專業與學術,大眾讀者閱讀的興趣也不高,自然無法藉這個管道讓更多的人了解平埔族的歷史和文化,因此,通俗的報導雖然不如學術研究的深入與嚴謹,卻絕對是引領民眾進入平埔族世界最好的方法。
        決定了研究的方向,我毫不遲疑地著手進行,在資料不全、缺乏人際關係的情況下,嚐試過多次的失敗,大約摸索過半年之後,情況有了改觀,慢慢地建立了一套自己與眾不同的田野管道,甚至連直覺都可以告訴我,那裡可能會有資料或者舊部落......
        當然,在這幾年的平埔族巡訪中,太多的朋友給我實質上的協助,光是老友黃文博家的機車,就讓我騎壞一輛,東河的尪姨李仁記,提供了太多食宿的方便,東河的老村長段家,也給我許多報導人的線索,頭社的羅聰曉,更是熱心的報導人,如果沒有他們,許多資料恐怕是得不到了。當然,還有許多提供資料與文獻的朋友,中研院的潘英海與詹素娟,提供論文讓我參考,民間的文獻愛好者:黃敏宏、潘進文、鄭自鐘、陳淑麗、向文達...等女士先生,幾乎都成了我的情報站,任何線索或消息,都主動先通知我,讓我不必錯失任何機會。最後,我必須向他們深深鞠躬致敬的,是每一個部落中的報導人,如果沒有他們熱忱的報導與提供拍照的機會,再怎麼努力,都不可能有任何成果的!
        西拉雅族的研究,是我的平埔族研究計劃中,第一個結案成果,希望這是一個好的開始,讓我們共同有心,來認識台灣的每一個母族!
 
 


gotop